第五节 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缘起性空就是佛法的一切?

  在佛门内外皆有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格鲁派,亦名黄教,即是承袭此派)的六识论者,譬如印顺法师主张:【涅槃即是依缘起的“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的法则而显示的,如何离却缘起而另指一物!】1【‘般若经’说空性,说一切但有名字——唯名;龙树依中道的缘起说,阐扬大乘的(无自)性空与但有假名。一切依于性空,依性空而成立一切;依空而有的一切,但有假名(受假),所以我称之为“性空唯名论”。】2

  又譬如达赖喇嘛主张:【缘起是佛教思想的根本。】3诸如是等,他们否定第八识而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法都是性空唯名;此外,在网路上也看见网友们提出如是主张,至于他们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将是本节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如同以往,还是举示三转法轮经典来说明。佛在初转法轮曾多次开示:五阴虚妄,五阴不异于真实我,五阴与真实我和合运作而不相在;如《杂阿含经》卷 3:是故,比丘!所有诸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皆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受、想、行、识亦复如是。4

  经中开示:五阴无常,所以是虚妄法,不是真实我,故说五阴非我;可是也不能说五阴异于真实我,因为五阴是从真实我藉缘而出生,摄属于真实我的一部分,故说五阴非异我;而且五阴与真实我同时同处运作而不相混杂,故说五阴与真实我不相在。经中已经隐覆密意清楚开示:虚妄无常的五阴是由真实常住的“我”所生,是真实我的局部体性,与真实我非一非异;所以,不能外于真实我而有虚妄的五阴存在,而阿罗汉灭尽五阴十八界入无余涅槃后,剩下的就是真实我─无余涅槃的本际─独存,处于极寂静境界中;这也是佛在初转法轮所说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真实道理。

  佛在二转法轮更明白开示,诸法——包括蕴处界及其他种种法在内,都是由第八识真如心所生,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16 开示:

  具寿善现复白佛言:“何谓诸法真如,而说为无上正等菩提?”

  佛告善现:“色蕴乃至识蕴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眼处乃至意处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色处乃至法处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眼界乃至意界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色界乃至法界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眼识界乃至意识界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眼触乃至意触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眼触为缘所生诸受乃至意触为缘所生诸受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地界乃至识界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因缘乃至增上缘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无明乃至老死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布施波罗蜜多乃至般若波罗蜜多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内空乃至无性自性空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苦、集、灭、道圣谛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四念住乃至八圣道支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空、无相、无愿解脱门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八解脱乃至十遍处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净观地乃至如来地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极喜地乃至法云地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陀罗尼门、三摩地门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五眼、六神通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如来十力乃至十八佛不共法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大慈、大悲、大喜、大舍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无忘失法、恒住舍性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预流果乃至独觉菩提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一切智、道相智、一切相智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生死、涅槃真如,是谓无上正等菩提。”5

  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三受(或五受)、六界、十八空、四圣谛、十二因缘、六度、四静虑、四无量心、四空定、十地,乃至佛的十力、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等等都是真如(第八识)所生显;由于万法都是以真如为根本因,是藉种种缘而从真如出生,不能外于真如而有诸法出现,更不可能外于真如而有诸法生住异灭的现象出现,所以,在二转法轮中,有时称这个第八识真如心为诸法真如;而这个诸法真如,有种种异名,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69 开示:

  法性真如、有情真如无二无别,有情真如、法性真如无二无别,法性真如、诸法真如无二无别,诸法真如、诸佛真如无二无别,法性真如、三世真如不相违逆,过去真如、未来真如不相违逆,未来真如、现在真如不相违逆,现在真如、过去真如不相违逆;三世真如即蕴界处真如,蕴界处真如即染净真如,染净真如即生死、涅槃真如,生死、涅槃真如即一切法真如。6

  经中开示:法性常住的真如就是有情本有的真如,出生有情的真如就是无生法性的真如,法性无生的真如就是出生万法的真如,出生万法的真如就是诸佛的无垢识真如,法性真如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真如,过去世的真如就是未来世的真如,未来世的真如就是现在世的真如,现在世的真如就是过去世的真如;三世真如就是出生蕴处界的真如,能出生蕴处界的真如就是含藏七转识染净法种的真如,在七转识相应的染净诸法中运转的真如就是生死真如,生死真如就是涅槃真如,生死真如、涅槃真如就是一切法所依的真如。经中已经很清楚开示:第八识真如心有很多异名,譬如:法性真如、有情真如、诸法真如、诸佛真如、三世真如、蕴处界真如、染净真如、生死真如、涅槃真如、一切法真如等,这些真如名都是指称第八识,陈述出一件事实:祂是一切有情因地的真心,也是万法的根源,更是未来果地的无垢识真如心体。依三转法轮唯识经典,玄奘菩萨明说诸法真如─第八识─又名阿赖耶识、心、所知依、种子识、异熟识、无垢识,如前广说,不再重举。

  又如《大乘百法明门论》中也开示告诉大众,诸法都是以真心阿赖耶识为因,藉种种缘而从阿赖耶识出生:一切法者,略有五种:一者心法,二者心所有法,三者色法,四者心不相应行法,五者无为法。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7

  天亲菩萨开示:世出世间种种法,大略可分为五种,那就是: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无为法。八识心王是一切法当中最殊胜的法,与五遍行、五别境等五十一个心所有法相应;八识心法与五十一心所有法二种法一起和合运作,就有十一种色法 8影像出现。八识心法、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法等三位诸种法或多或少一起和合运作,就有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 9的差别法相出现。这二十四种法为行阴所摄(依行阴的过程而有故),仅是某种现象而已,本身没有作用,不与意识等心王相应,故名心不相应行 10。由于为了使大众了知这些现象及其内容为何,因此对这些现象加以名言施设,作为约定俗成的名称来使用及共同遵守。又由前四种法的和合运作,也就是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法及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的和合运作,而有了六种无为法 11 的显现;从这里可以了知:因为有前九十四法或多或少和合运作而显示出的六种无为法,是所显法而非所生法,没有世间法的作用。因此,诸法可区分为二种“得”,那就是“所显得”与“所生得”12;所谓的所生得,是指第八识透过诸法和合运作而出生的法,包括众生可以现前了知的种种有为诸法;所谓的所显得,是指透过前四位九十四法的和合运作,而有六种无为法的显现。

  在这五位百法当中,以八识心王最为殊胜,而八个心王当中,又以能生七转识的第八识最为尊贵;因为有这个“无为法”13 第八识,以及有为法七转识等法的和合运作,才有世出世间种种法出现。亲证这个道理就能告诉大众四件事:

  第一件事,证明初转法轮时,佛所说解脱道的三法印正确无误。为什么?因为诸行都是变异无常的(诸行无常);诸有为法都是因缘所起,本身是虚妄不实的,不是真实我法(诸法无我);唯有无余涅槃之本际—第八识—本来寂静自在(涅槃寂静),祂才是真实我,而祂没有五阴我的我性,这个真实无我的无为法,才是佛所说的真实法——根本识,二乘无学舍寿灭尽自身的蕴处界诸法后,仅剩下涅槃本际第八识这个胜义心存在,无余涅槃即是第八识独处于极寂静境界中,这才符合 佛所说涅槃寂静的真实道理。亦即 佛在初转法轮已隐说一切有情真心的道理,使二乘涅槃得以不坠断灭空,让二乘学人可以依之证得二乘菩提的解脱德。

  第二件事,证明禅宗祖师真见道亲证二空所显真如实性真实不虚。菩萨亲证本来离见闻觉知而不分别六尘的第八识,不仅初分发起三德:法身德、般若德、解脱德,而且还证知第八识乃是万法的根源,万法都是以祂为根本因,是祂藉著种种缘而出生万法,让众生得以领受而能在现象界生活。此外,也证明阿赖耶识一心是真妄和合识的道理,为什么?因为第八识如来藏不生不灭是真,前七转识有生能灭是妄,由这八识心王和合运作才有诸法的生显 14 出现;菩萨因为相信有这八个识真妄和合运作,才可以透过能见闻觉知的妄心,往离见闻觉知的方向去参究,去寻找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真心第八识,方能于因缘成熟时,一念慧相应而亲证这本来离见闻觉知的第八识,成为禅宗所说的明心见性 15 的证悟菩萨。

  第三件事,证明二转法轮中以无住心、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不念心等异名来指称第八识真心如实不虚,现观真心有迥异于妄心七转识的无所住等种种体性故;也证明了蕴处界及诸法等法与真心的关系非一非异,现观诸法都摄属于祂的部分体性故。菩萨真见道后即能现观祂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完全符合 龙树菩萨在《中论》所说的八不中道,乃至无量不的真实中道义,菩萨因此可以渐次圆满相见道的别相智。

  第四件事,证明三转法轮唯识经典中所说的心、所知依、种子识、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真实不虚,是从第八识不同的功德性来立名故;使得菩萨确信佛道可以成就,誓愿世世留惑润生乃至依愿受生,专在无生法忍及福德上用心,不仅可以随力断除烦恼障习气种子随眠,而且也渐次断除所知障随眠,同时修集广大福德,使得诸地菩萨在修道位上能够渐次通达道种智,乃至具足证知一切种子的智慧而成佛。

  因为有八识心王等诸法和合运作的关系,而有种种有为法、无为法、世俗谛、胜义谛等法出现。其中,有为法及世俗谛,是指妄心等蕴处界及有功用的诸法等法;无为法及胜义谛,是指四位(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应行法)和合运作所显之诸无为法及真心第八识;因为真心与妄心的和合运作,才有众生所了知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之出生(所生得法),以及六种无为法之显现(所显得法)。由于一般凡夫众生没有实相智慧,不知蕴处界及诸法等法都有所依,要依于真心第八识才有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出生与显现;众生认妄作真,所以专在蕴处界生灭有为诸法等所生得法上用心,不知要在求证所显得的涅槃法上用心,因而不断地在三界轮回生死。二乘无学虽然知道生灭无常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虚妄,却不知道蕴处界及诸法等所生得法的背后是真心第八识与之同时同处配合运作,不能现观生死之所从来,害怕生死苦而欲取入灭,所以专在虚妄的所生得法之断除上用心,舍寿后得以灭尽所生得的蕴处界诸法而入无余涅槃,唯存涅槃本际第八识独处于极寂静境界中,从此不再于三界出现。菩萨则不然,于证得本来自在、体性如虚空的第八识后,知道当下就是涅槃,亲证无余涅槃之本际─第八识真如心─在诸法上所显的虚空无为故;也证知蕴处界及诸法等所生得法都是从第八识藉缘而出生,都是第八识的局部体性,所以专在第八识及所生显诸法上用心观行,渐次断除二障而得以圆成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乃至最后成就一切种智而成佛。

  综合上面所说可知,一切蕴处界及诸法等法都有所依──都要依于第八识才有一切诸法生住异灭之缘生缘灭的现象出现;如果没有根本因第八识作为所依,诸法尚且不能出生,还会有依于万法的生住异灭而有之缘起性空的现象出现吗?显然不会有嘛!既然连缘起性空的现象都不会有,还能对缘起性空的现象虚妄想而加以施设名之“性空唯名”等说法吗?显然不能!所以说,就连缘起性空以及性空唯名等这些说法,也都要以第八识为所依止,才能有这些说法出现;否定第八识的释印顺等人,仍不能外于第八识而有缘起性空及性空唯名等妄想出现。然而佛门中却不乏有人信受六识论而主张:诸法可以外于第八识而生,因而有缘起性空及性空唯名等邪说存在。像这样的说法,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 1早已广破:佛告大慧:“有一种外道,作无所有妄想计著;觉知因尽,兔无角想——如兔无角,一切法亦复如是。”16

  佛开示:有一种外道,作“一切法无常败坏、最后什么都没有”的虚妄想,错误地认为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坚执此错误想法不肯舍弃;这是因为他们在现象界观察了知:一切法皆由能起之因已尽,就随著因尽而灭,因而产生兔无角的想法——犹如兔子头上没有角,一切万法也是这样。他们认为诸法的能起之因(缘因)尽时,一切万法也随之消失不见,什么都没有了。由 佛的开示可知:认为诸法缘生缘灭就是究竟真实相的人,就是 佛所说的断见外道。为什么?因为他们不承认有一能生万法的根本因第八识存在,仅认取万法缘生缘灭的现象为真实,乃至妄称缘起本空、唯有名相而已。这样的人,不仅是为 佛所说执无因唯缘之兔无角想的人,而且危害 世尊正法最为严重;为什么?因为 佛在《佛说无上依经》卷上曾开示:

  阿难!若有人执我见如须弥山大,我不惊怪,亦不毁呰;增上慢人执著空见如一毛发作十六分,我不许可。17

  佛开示:如果有人执著常我的见解如须弥山那么高、那么广、那么大,我不会惊怪,也不会去毁呰他;但是如果有增上慢的人执著断灭见犹如一根毛发的十六分之一那么微少,我也不允许。由此可知:佛不允许弟子们执著断见的想法。为什么 佛不允许弟子们执著断见的想法?一者、执常见的人,尚且可以用“常我(识阴等)非常,第八识才是真常”的观念来破斥、来导正,可是如果连有常住法(第八识)都否定的人则无可救药。然而一般人不解断见者伊的底细,很容易被笼罩而不知,甚而与之一起成就破法重罪,又如何会去破斥他呢?所以说,断见的虚妄想法危害佛门甚巨,一般人很难辨别正讹,何况能破斥它,唯除真善知识出现于世,才能破斥这种佛门外道。二者、持断见的佛门法师、居士们本身必定不相信因果,而被以此断见想法教导出来的人当然也不会相信因果,因此破佛正法相当严重,所以 佛才说:增上慢的人就算只有执取一毛发作十六分之一那么少分的断灭见,我也不允许它存在。

  第六节 喇嘛教应成派中观不承认有第七识、第八识,反认意识为常

  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印顺法师在书上公开否定七、八二识的存在,说七、八二识是意识的细分: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18

  不仅如此,他还主张一切法都只是缘起性空:只要真正理解缘起性空的真义,无常无我而能成立生死与涅槃,何必再说如来藏与阿赖耶识?19

  又譬如达赖喇嘛不承认有空性心第八识存在,提出:《中论》上说:如果有少许法有自性的话,就容许怀疑空性是无自性的说法。但是,实际上是找不到任何一法是有自性,所以空性本身也是无自性的。20他更主张微细意识才是生死轮回的主体,能来往三世:光明又分为子光明及母光明,母光明是生死凡夫本具有的(死亡时是由粗意识而到最细微的意识母光明,投胎时由这最细微意识母光明投胎,渐成粗显的意识);这里的光明是大修行者,刻意由修道的力量,远离了相增得三相,生起的子光明,次以光明心缘空性,得胜义菩提心,双运而得幻身果位。21

  又譬如宗喀巴根本否认有阿赖耶识存在,认为意识就是“一切染净法之根本”:【非自宗许,离六识外,别有异体阿赖耶识。……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22 等等,乃至有网友们在网路上呼应这些主张,至于他们的说法到底正不正确,将是本节所要深入探讨的地方。前一节已经论说第八识是一切万法的根本,万法都是从阿赖耶识出生显现,今再举一段经文来证明第八识阿赖耶识是一切万法的根本:大王!所言如者,名为不异、无变、不生、无诤、真实;以无诤故,说名如如。如实知见诸法不生,诸法虽生,如如不动;如如虽生一切诸法,如如不生,是名法身;清净不变,犹如虚空无等等,一切三界无有一法所能及者,遍众生身,无与似者。23胜天大王!我所说的如(第八识心体),祂从本以来没有变异过,名为不异;祂从本以来自性就是清净的,名为无变;祂从本以来没有出生过,名为不生;祂从本以来不分别六尘,名为无诤;祂从本以来就存在,名为真实。由于祂从本以来体不变异、自性清净、不生不灭、不分别六尘,所以称祂为如如。菩萨如实看见而知道诸法不生的道理,诸法虽然出生了,可是真如心祂总是不分别六尘而仍然如如不动;如如心虽然出生一切法,但是祂本来不生,祂的自住境界无一法可得,所以说诸法如如、诸法不生,这是因为诸法皆摄归于如如,本来就是如如的局部体性,不能外于如如而有一切法,所以称如如为法身(诸法所依身)。法身从本以来不分别六尘,本身人无我、法无我,这就是法身的清净体性,这样的清净体性永不改变;祂犹如虚空一样,没有别的法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三界当中所有一切法,也没有任何一法可以到达祂的境界,祂遍于众生的蕴处界,是每一位众生都有的独一无二的法身,没有任何一个法可以与祂相似。

  从 佛的开示可知:这个如如不动的心就是法身——第八识阿赖耶识,祂不分别六尘,而世出世间所有一切法都是由如如不动的法身出生。既然一切诸法摄归于如如不动的法身,诸法当然也如如不动、不生不灭,由此可知:如如不动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当然是万法的根源,不能外于第八识阿赖耶识而有万法的存在。如果否定第八识阿赖耶识而说万法的生住异灭为缘起性空,乃至说是性空唯名等等,那都是言不及义的戏论,也是 佛所破斥的断见外道。

  由于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行者否定一切有情真心的存在、否定能生万法的第八识存在,故所说一切法都成为无因唯缘、如兔无角的断见外道论,但又怕被人评破为断见外道,故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所以又成为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也就是成为 佛所破斥“执兔无角想起牛有角想”的人,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 1 开示:

  大慧!复有余外道:见种、求那、极微、陀罗骠、形处,横法各各差别;见已计著无兔角横法,作牛有角想。大慧!彼堕二见,不解心量,自心境界妄想增长;身受用,建立妄想根量。24

  大慧菩萨!又有其他的外道,譬如见种外道认为:一切法皆由地水火风四大种和合而生,虽然现见一切法有生灭,但是此四大种恒不坏灭、是常;又譬如有一种求那外道认为: 一切法皆由物性之德用多少差异而有种种差别相,虽然一切法现有生灭不已的法相,此物性德用却是恒不坏灭、是常;又譬如有一类极微外道认为:一切法都是四大种之极微聚集而成,虽然一切法有生灭,但此四大极微恒不坏灭、是常;又譬如有一陀罗骠外道认为:一切法都是四大所成,都有其实性,虽然一切法有生有灭,而其实性恒不坏灭、是常;又譬如有一形处外道认为:一切物虽示现有生灭,但是其形色处所恒不坏灭、是常。这些外道横执各种错误的法而有种种差别,却皆是现观一切法无常变异而生兔无角想所造成;出生兔无角想后,恐怕堕入断灭见为他人所评破,便出生牛有角的虚妄想,因而有种种不如理作意诸外道法的出现。大慧菩萨!这些外道堕入常见与断见二边,无法了解一切法都是自心现量(自心所现之境界)而妄生计著,便误以为世间一切法,包括色身、财物等等,都是缘起性空如兔无角;他们依于五蕴身之受用境界而建立虚妄想之根源以为现量,因而增长种种外道见。从 佛的开示可知:这些外道认为一切法都是无常变异、缘生缘灭,因而生兔无角之无因唯缘的断见虚妄想,又怕被人说成断见外道而反执意识心等为常,作牛有角想,成为心外求法的人,已堕入断常二边而无法出离。

  在佛世就有双具断常二见的外道存在,现代佛门内外也仍然有这种外道存在,那就是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者;他们从根本否定能生万法的第八识,成为无因唯缘的断见外道,又怕被人评破为断见外道,反执意识心为常而成常见外道,双堕断常二外道见中。譬如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六识论的印顺法师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都只是名字的施设而已,所以提出性空唯名论 25,成了 佛所说的断见外道;可是他也怕被人说成断见外道,又错认为 佛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是从意识出生,所以虚妄施设了有别于 佛说的意识细心 26。然深究意识之本质,不论是欲界最粗重之男女欲贪中的粗意识,或如色界的细意识,乃至如非想非非想天的极细意识,都是意识心所摄,五位中必会断灭,当然不是 佛所说的常住法,释印顺却执取意识细心为常,所以又成为 佛所说的常见外道。又譬如名闻国际的达赖喇嘛否定第八识存在,另外施设意识细心、意识极细心 27 来取代 佛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成为 佛所说的具有断见与常见二种边见的外道。又譬如承袭喇嘛教应成派中观思想的黄教祖师宗喀巴,不仅否定能出生意识的第八识存在,更公开在书上倡言【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28,成为双具断见与常见的最具代表者。

  综合上面分析可知: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者,不仅是为 佛所说执兔无角想的断见外道,而且也成为 佛所说起牛有角想的常见外道,双具断常二边,危害佛门大矣!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认清事实,不要再跟随具足断常二见之喇嘛教应成派中观六识论者来破坏佛教正法,以免与这些人共同成就破法重罪,不仅未来世要受严重果报,而且也严重障碍自己佛菩提道的修行。

  (待续)

  -------------------

  注1 释印顺著,《中观今论》,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0/10 新版 1 刷,页 30。

  注2 释印顺著,《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5/4 修订版1 刷,页 131。

  注3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讲述,郑振煌中译,《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财团法人台北市慧炬出版社(台北市),2001/3 初版 1 刷,页 22。

  注4《杂阿含经》卷 3,《大正藏》册 2,页 21,中 6-9。

  注5《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16〈空相品 第 21〉,《大正藏》册 7,页 638, 中 15-下 19。

  注6《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 569〈法性品 第 6〉,《大正藏》册 7,页 937, 下 7-15。

  注7《大乘百法明门论》,《大正藏》册 31,页 855,中 16-20。

  注8“第三色法,略有十一种:一、眼,二、耳,三、鼻,四、舌,五、身,六、色,七、声,八、香,九、味,十、触,十一、法处所摄色。”《大乘百法明门论》,《大正藏》册31,页855,下7-9。

  注9“第四心不相应行法,略有二十四种:一、得,二、命根,三、众同分,四、异生性,五、无想定,六、灭尽定,七、无想报,八、名身,九、句身,十、文身,十一、生,十二、老,十三、住,十四、无常,十五、流转,十六、定异,十七、相应,十八、势速,十九、次第,二十、方,二十一、时,二十二、数,二十三、和合性,二十四、不和合性。”《大乘百法明门论》,《大正藏》册31,页855,下10-16。

  注10《瑜伽师地论》卷53:“问:何因缘故名心不相应耶?答:此是假想。于诸事中为起言说,于有色等二种俱非,于有见等二种俱非,如是广说安立道理一切当知。”《大正藏》册30,页593,中2-5。

  注11“第五无为法者,略有六种:一、虚空无为,二、择灭无为,三、非择灭无为,四、不动灭无为,五、想受灭无为,六、真如无为。”《大乘百法明门论》,《大正藏》册31,页855,下17-19。

  注12又《成唯识论》卷10:“转依义别,略有四种:……四、所转得。此复有二:一、所显得,谓大涅槃。此虽本来自性清净,而由客障覆令不显,真圣道生,断彼障故令其相显,名得涅槃。此依真如离障施设,故体即是清净法界。……二、所生得,谓大菩提。此虽本来有能生种,而所知障,碍故不生。由圣道力断彼障故,令从种起,名得菩提。起已相续,穷未来际,此即四智相应心品。”《大正藏》册31,页55-56。

  注13第八识具无为法性故,有时又以“无为法”来指称第八识心体;而五位百法中的六种无为法,则是第八识藉七识心王等四位诸法所显。

  注14《起信论》:“心生灭门者,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大正藏》册32,页585,上4-5。

  注15一般禅宗祖师所说的明心见性,是指亲见真心第八识具有能够让众生成佛的体性,禅宗重关所说的见性则是指眼见佛性。

  注16《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 1〈一切佛语心品 之 1〉,《大正藏》册 16, 页 485,中 8-11。

  注17《佛说无上依经》卷上〈菩提品 第 3〉,《大正藏》册 16,页 471,中8-10。

  注18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3/4 新版 2 刷,页 109。

  注19 释印顺著,《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0/1 新版 1刷,页 341。

  注20达赖喇嘛二度莅台弘法内容汇编,《慈悲与智慧之旅》,财团法人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台北市),2003/10初版,页21。

  注21参见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官方国际华文网址: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187,撷取日期:2012/11/5。

  注22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方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台北市),1995/10二版1刷,页387-388。

  注23《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卷3〈法性品第5〉,《大正藏》册8,页701,下11-16。

  注24《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一切佛语心品之1〉,《大正藏》册16,页485,中11-15。

  注25“龙树学的特色,是世俗谛中唯假名,胜义谛中毕竟空,这性空唯名论,是大乘佛法的根本思想,也是《阿含经》中的根本大义。”释印顺著,《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0/10新版1刷,页12。

  注26【所以初期的细心说,都认为是意识的细分。后来,发见了释尊细心说的根据,像十八界中的“意界”,缘起支中的“识”支;理论上也渐次完备,这才在间断的六识以外,建立起一味恒在的细心。】释印顺著,《唯识学探源》,正闻出版社(竹北市),2000/10新版1刷,页49-50。

  注27“在此我们将意识分为三层次:粗、细、与最细意识。如我们较早所讨论过的,心智越粗糙的层次,对身体的依赖越多,越细微的依赖越少,而最细的层次则是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我们的这种最细意识叫做明光、明光心。”杰瑞米?海华,法兰西斯可?瓦瑞拉编,靳文颖译,《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台北市),1996/6/30初版,页273。

  注28“释菩提心论,虽说阿赖耶识之名。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此于集智金刚疏中已广释讫。”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方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台北市),1995/10二版1刷,页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