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书中一些说法的回应

  正觉教育基金会

  引言

  缘于2020年7月,由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与“雪域智库”共同编纂出版的《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书中以“直白破斥荒谬”、“全胜的圆满结局”等为标题,提及了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于2011年寄发政府各相关单位的陈情书,以及达赖基金会提告平实导师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妨害名誉的官司,其所描述与正觉之间的诉讼,内容多有不尽、不实之处,甚至妄称赢了这场“圣战”,企图混淆是非、误导大众。但实际上,正觉两会早已针对陈情书及官司事件,于官网及报纸刊文做出完整而详细的辨正与声明,无奈《西藏与台湾同行》一书之内容,仍罔顾正觉指证历历的事实与证据,回避外界指控密宗喇嘛教弘传邪淫双身法的外道本质,仍欲以外道邪淫法伪冒佛法,藉“藏传佛教”之名继续欺骗社会大众。

  以是之故,本会必须针对书中包括该陈情书与官司的不实描述,再次做出回应与澄清,以正视听;并再次强调西藏密宗喇嘛教之见、修、行、果都完全违背释迦世尊三乘菩提正法,以让一切佛教徒不再误信密宗喇嘛教包括无上瑜伽男女双身修法在内的一切修行法门是释迦世尊的正统佛法,让想清净实修实证释迦世尊如来藏妙义的佛弟子不再受骗,都能学到真正的正法,这才是平实导师和正觉两会多年来所衷心期盼的!

  ……本文……

  佛教正觉同修会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创办人萧平实导师,深知【密教之见、修、行、果,悉皆依止密教祖师自设之双身佛─以恒时手抱女人而受淫乐之双身“佛”为报身佛(如是报身佛,实非真正之报身佛,悉是鬼神夜叉之假形示现),复以得自外道中之性力派双身淫合之法而求佛道,以之作为佛法之正修,而不依止创建佛教之释迦世尊,乃竟依止凡夫俗子之莲花生上师,以为密教之主,而与显教分庭抗礼,不依止佛,名为颠倒。】(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自序〉)究其实:密宗喇嘛教不仅是“假藏传佛教”,更是“假佛教”!

  又因平实导师“观察密教以外道法代替佛教法义,处处说为更胜于显教之究竟成佛法门,如是以外道法冒充佛法,以喇嘛外道身冒充佛教僧宝,再以崇密抑显之手段而蚕食鲸吞佛教资源,以渐进和平之方式,灭亡佛教于佛子不知不觉之中,将又重演古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历史。而密教法义之当代首领,首推达赖喇嘛及印顺法师;达赖公开推广无因论之缘起性空观,否定第三转法轮之唯识诸经,依宗喀巴之说而指为不了义法;复又暗中弘传双身法,说为究竟成佛之法;印顺法师则以显教法师身分而主动继承密教邪法,极力弘扬密宗黄教无因论之应成派中观,明为反对密教(指斥密教双身法),实际则以广弘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而护持密教,以此而否定佛说之第三转法轮诸经如来藏妙义,由此故令密教之双身法获得生存之空间;如是今时显密二大师之弘传密教邪法,一明一暗,同令密教得以扩大其势力,同令佛教学人误以为密教真是佛教,其恶劣影响极为重大深远,不能不据实加以披露。”(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自序〉)平实导师说:“由是诸因,必须尽示密教之法义秘密,必须尽辨密教法义之邪正,普令一切佛子及社会人士知之,……。”于是平实导师举证包括被藏族人称为“文殊菩萨化身”之宗喀巴所造《菩提道次第广论》(以下简称《广论》)及《密宗道次第广论》在内的二百六十二本密宗喇嘛教“经部、续部”及相关书籍中之文词,一一详加辨正,于三个月内疾书近五十六万字,成《狂密与真密》一书,并自2002年2月起每二个月出版一辑,至同年8月出齐四辑,“欲令大众了知密教之外道本质及其异于真正佛教之处,以护真正之佛教”。是以,为了维护善良风俗,并保护虔诚的台湾佛教徒,免于被达赖喇嘛假借佛教之名弘传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及印顺法师明反暗助实质为外道法之密宗喇嘛教,而受到欺骗、伤害与染污,近二十年来佛教正觉同修会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在平实导师带领下,不断从事倡导、教育的工作,期使民众认清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之本质,及了解什么才是释迦牟尼佛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核心的三乘菩提正法。在台湾代表长期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本文简称“达赖喇嘛”或“达赖”)之机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以下简称“达赖基金会”),其现任董事长跋热.达瓦才仁与“雪域智库”共同编纂,于2020年7月出版名为“西藏与台湾同行”的所谓“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内容叙述了达赖喇嘛自1997年3月以来三度访台的经过,及其所带领的密宗喇嘛教与流亡藏民在台的“弘法、自由运动、交流”等纪事。

  既如前述,近二十年来佛教正觉同修会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在平实导师带领下,不断从事倡导、教育民众认清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本质,及了解什么才是释迦牟尼佛三乘菩提正法的工作,自然免不了与达赖基金会乃至达赖本人,正面或间接交锋,而被达瓦才仁等在这本《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书中记上一笔。

  本文爰就其中几点与佛教正觉同修会、正觉教育基金会及萧平实导师相关,而所述不实的内容,略作回应。

  不直不白的“陈情”首先“该书”于第198-199页,写道:同样,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也多次讨论,一致认为在台西藏人不能坐视萧平实和正觉基金会污蔑西藏佛教而袖手旁观,他们强烈希望对此做出反制或澄清,对于因为辩驳而可能引发的滥诉等问题,藏人福利协会的会长清楚表示他个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绝不推托卸责,即使坐牢也在所不惜等。最后才决定由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代为起草澄清文,并于2011年9月正式推出〈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对萧平实污蔑西藏佛教的回应〉一文。

  同时,鉴于正觉教育基金会向台湾各政府部门和学校等机构大量发送攻击西藏佛教的资料,在汉藏协会会长的帮助下,西藏人福利协会按照中文官方格式书写陈情书,并于2011年底开始陆续寄送到各相关部门。回应1:正觉教育基金会已刊登五篇文章驳斥该谤文如上所述,佛教正觉同修会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在平实导师带领下,一二十年来皆是本著“必须尽示密教之法义秘密,必须尽辨密教法义之邪正,普令一切佛子及社会人士知之,……”辨正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邪谬法义,借以“令大众了知密教之外道本质及其异于真正佛教之处,以护真正之佛教”。然而检视达瓦才仁等在该书提到的所谓“陈情书”─〈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对萧平实污蔑西藏佛教的回应〉一文之内容,竟以【一万五千字以上的长文,对于正在弘护佛法、摧邪显正的善知识平实导师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尽做不如理的“污蔑与攻击”】〔见正觉教育基金会官网?真心新闻网专栏:〈藏传佛教挑拨分化的手段(回应“西藏人驳斥萧平实对西藏佛教污蔑攻击”谤文5之1)〉〕却未就平实导师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在书籍著作及各种文宣品中,所举证诸多密宗喇嘛教“经部、续部”乃至达赖喇嘛本人著作中,鼓吹甚至教导男女双身修法的文词,提出任何遵从释迦牟尼佛三乘菩提佛法正义的如理辩解,且其中许多“陈情说理”甚至违背世间基本理则!

  对此,正觉教育基金会官网.真心新闻网专栏,早于2011年10月26日起,陆续刊登如下五篇回应文,加以驳斥:

  1、藏传佛教挑拨分化的手段(回应“西藏人驳斥萧平实对西藏佛教污蔑攻击”谤文5之1)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54

  2、当居士与佛教徒碰到俗人(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之2)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56

  3、摸驴的白目人(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之3)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64

  4、到底它是不是佛教?修不修双身?(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之4)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68

  5、蝎子尾巴上的毒针(回应“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谤文5之5)https://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170

  讵知达瓦才仁等人到了2020年7月仍在《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书中,以“直白破斥荒谬”为题,写道:书写陈情书时,承蒙孙治本教授详细阅读对方数以百计的文宣品,从而指出攻击西藏佛教喇嘛性侵的萧平实本人其实“练过或涉猎过”“洞房术、黄帝素女经、黄帝内经……等……奇怪的法”,以及宣扬“上床以后才能证悟”等。据此,陈情书写道:“再者,‘正觉教育基金会’、‘正觉同修会’领导人萧平实于其94年出版之《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一辑》(317页)中坦承:‘洞房术、黄帝素女经、黄帝内经……等……奇怪的法’他(萧平实)‘都练过或涉猎过’。”萧平实又在其所著《宗门正道》(155页)中说:“婆须蜜多妓女与人共宿之法,乃在淫行之中令人证悟自心真如,……上师之中,若有如是人者,一切大富资财之学佛人,皆应一一奉上千万乃至上亿台币,以求与彼异性上师共宿一夜修双身法,彼必能令学人于一夜间悟入七住菩萨位故;……如是上师由助人悟,能令人得是胜果,云何夜度之资不值千万乃至上亿台币?太便宜了!”萧平实还在其所著《甘露法雨》(29页)

  中说:“…婆须密多是一位高级妓女,她所住的宅院是豪宅大院,亭台楼阁假山水榭,非常豪华;她不随便接人,如果有人想求佛法就去见她(当然学费一定很昂贵,但是非常划算),……有的人必须跟她上床以后才能证悟,……她有这样的能力,……当然我们的每一位亲教师更没问题。”所以,分明是“练过或涉猎过”“洞房术、黄帝素女经、黄帝内经……等……奇怪的法”的萧平实在宣扬“妓女与人共宿之法”、“在淫行之中令人证悟自心真如”、“双身法”,而且根据萧平实自己的说法,“上床以后才能证悟”“这样的能力”对正觉同修会“每一位亲教师更没问题”。萧平实何竟妄想、污蔑藏传佛教的喇嘛、信徒会与他一样传播或练上述种种“奇怪的法”?相对于深奥艰涩的宗教内容和原理,我想这样直白的陈情叙述也许更能打动一般没有宗教知识的读者或相关者,让他们了解到对西藏佛教的攻击是如何的荒谬。(页199-200)

  回应2:断章取义、断句取义,不直心的陈情书内容才真正荒谬达瓦才仁等人在该书这一段文字中,特别举其所谓“陈情书”─〈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对萧平实污蔑西藏佛教的回应〉─一文中所截取平实导师著作之内容,并自以为是“直白破斥荒谬”;但从他们所截取的文字处处“…”或“……”,明显有“断章取义”、甚至“断句取义”之嫌。我们不妨摘录他们所截取的“《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一辑》(317页)”

  原文完整内容,加以对照,就不言可喻。《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一辑第317页这段原文:在外道法中,我算是个退转的人;但是一接触到佛法,我就一头栽进去,没有退转过;以前有人炫耀他学过《参同契》,但是这些东西我都研究过了;在高中时代,早就读过洞房术、黄帝素女经、黄帝内经……等;这些奇怪的法,我都练过或涉猎过,后来也都知道这些法不是对众生最好、最究竟的法,所以自己不受持,也不转教给别人。要在洞知外道法的底蕴以后,而又不持、不转教他人,才能称为菩萨。所以菩萨不单要把自己的法修好,还得要通达外道的典籍,才能知道外道法的落处;不然的话,外道来对你说法,你不懂,不知道他们的落处,更破不了他们,就无法救度他们进入最究竟的佛法中来。所以外道的东西我们也得学一点,我们也得通一点;甚至有时可以讲出的外道法,比他们讲的更好。

  这整段原文竟被达瓦才仁及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等共同编撰的“陈情书”掐头去尾再加上开肠剖肚,使原本含标点符号共三百一十二个字的内容,被删删减减砍到剩下十分之一不到的三十个字;能说彼等不是断章取义、断句取义吗?而更加“令人愤慨”的是,平实导师书中虽然坦率陈述:“在高中时代,早就读过洞房术、黄帝素女经、黄帝内经……等;这些奇怪的法,我都练过或涉猎过”;但是整段文字的重点在“后来也都知道这些法不是对众生最好、最究竟的法,所以自己不受持,也不转教给别人”,平实导师明说“自己不受持,也不转教给别人”,并且说明了这些开示的用意在于:“所以菩萨不单要把自己的法修好,还得要通达外道的典籍,才能知道外道法的落处;不然的话,外道来对你说法,你不懂,不知道他们的落处,更破不了他们,就无法救度他们进入最究竟的佛法中来。”这些内容既不“深奥”、更不“艰涩”,相信只要具有国民教育程度的人都能读懂,但是达瓦才仁及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等所撰写的“陈情书”中竟只字未提,只用三十个字取代三百多个字来断句取义,故意欺蒙被陈情的“各相关部门”,却说:“相对于深奥艰涩的宗教内容和原理,我想这样直白的陈情叙述也许更能打动一般没有宗教知识的读者或相关者,让他们了解到对西藏佛教的攻击是如何的荒谬。”这岂不是“骗很大”!

  其实,正因为平实导师的博学、杂学,更重要的是由于过去多生多劫在世出世间法上的证量,以致先天就有著聪颖智慧,因此能轻易破解密宗喇嘛教“经部、续部”文词中潜藏的双身法“密码”,且仅以三个多月时间便撰写出《狂密与真密》巨著,将“密教以恒时手抱女人而受淫乐之双身‘佛’为报身佛,并以得自外道中之性力派双身淫合之法而建立其所有见、修、行、果,以之为佛道的修学方法与目标”之事实公诸于世;而《狂密与真密》中所论证的法义,迄今都未见上自达赖喇嘛、下至一切法王、仁波切乃至密宗喇嘛教学人中,有人著书正式公开提出如理有据的反驳。密教徒众却像一个卖鱼的人,从别人卖的鱼身上找到一根微不足道的小刺,就拿来骗大家“那家卖的鱼都是鱼骨鱼刺,别去买”!如是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想要一笔抹杀平实导师及正觉两会为了救护众生,所作辨正密宗喇嘛教邪谬外道法义的努力,更妄想推翻“密宗喇嘛教不是佛教”之事实!

  至于平实导师在《宗门正道》和《甘露法雨》书中,举《华严经》所载婆须蜜多菩萨的故事,也无非因为:密宗就仿效佛法中色空不二的理论,主张乐空不二。他们的理论是:这个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可以使人即此肉身修成佛道。他们用这个法门去修行,在与上师进坛真刀实枪合修的过程之中,从男女根获得乐触(淫欲的乐触在密宗里面称为俱生乐,所以你们如果读到密宗的经典或密续,看到里面说到俱生乐时,不要被它的名相所迷惑,所谓俱生乐就是欲界有情与生俱有的淫乐乐触)。他们认为:运用上师所传授的房中术的技巧,如果能练到乐触持久不退,而且能够遍身的话,那就是成就了佛法中所说的正遍知觉,也就是成佛了。(平实导师著,《甘露法雨》,页26-27)

  譬如第三世蒋贡康楚云:

  为了避免落入边见,执万法为空,皆不存在,因此,我们要修生起次第。也为了不落边见,执一切色法皆具真实恒常,因此,要修圆满次第。了悟两者合一,将让我们了悟大乐与空性不二,也即是金刚乘修行的目标。如果行者正确的修行,一定会获得成就。(众生文化出版社,《无死之歌》,页190)

  而“这一种邪教甘露的修行法门,他们自然也有一番理论上的依据;他们引用《华严经.入法界品》的经文作依据,也就是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中的大菩萨婆须蜜多的故事。”(平实导师著,《甘露法雨》,页29)为了破斥像蒋贡康楚等这样的密宗喇嘛在所造的密续中,引用佛法名相而包装他们邪谬的外道法理论,平实导师乃在书中详细举示婆须蜜多菩萨教导诸多前来求佛法者悟道的法门,并详加辨正。

  平实导师说:

  密宗所说“大乐与空性不二”,谓淫乐不离缘起性空,淫乐生起之际,已同时存在缘起性空之必然性─淫根之大乐必定是藉缘而起、终归坏灭无常,其性是空。然此性空非是佛法所说空性,空性谓有情众生之本源心阿赖耶识─常住三界生死轮回而永无生死之心,亦是定性声闻常住无余涅槃─出离三界生死─之涅槃心。蒋贡康楚与密宗四大派祖师,不知不证如是实相心,同谓诸法缘起性空为空性,故云大乐(男女淫乐)与缘起性空不二,而谓“大乐与空性不二”,正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也。(平实导师著,《宗门正道》,页155-156)

  平实导师接著开示说:

  真正“了悟大乐与空性不二”者,谓诸亲证空性实相心(第八识)者,非诸未证此识者所能了悟也。密续(时轮金刚、喜金刚、大乐光明、无上瑜伽…)中所言之事续,所谓互视、互笑、执手、拥吻、二根交合等,引生淫乐,密宗名之为俱生大乐;如此大乐亦由空性心阿赖耶识藉缘展转而生,复由阿赖耶识之自识现行及七识心之共同现行,方生此乐,故说淫乐与空性心阿赖耶非异,名为不二(然亦非一,此暂不述),如是之理非密宗四大派古今诸师之所能知,皆未曾证得空性心故。(平实导师著,《宗门正道》,页156)

  平实导师强调说:

  但是婆须蜜多是藉众生对于欲贪的心理,藉著众生的粗细欲贪,“欲令入佛道,先以欲勾牵”,在大小欲贪的行为之中,令人证得法界之实相心─第八识,由此而发起般若智慧及解脱功德;因为空性心─法界的实相─遍于十八界十二处中示现,有佛菩提智慧者都可以藉著淫行令人证得实相心,因此而发起般若智。这并不稀奇,八、九年前,在我们出版《禅─悟前与悟后》的书〔案:1995年12月出版结缘版首刷〕中,就已经讲过了。我们在书中也说过,严禁会中任何人以淫行来度人明心及见性;我们在书中也说过,如果有人要用这种双身修法来度人明心或眼见佛性的话,必须已经到了八地的证量,我就不会阻止你,因为八地菩萨于相于土都已自在,他可以变现一个化身,用那个化身去为人共修双身法,使有缘者得度,他不必牺牲色相,他也没有去贪他人的美色。这是大菩萨的度众善巧,我们没有资格批评或否定他。(平实导师著,《甘露法雨》,页29-30)

  平实导师紧接著说:

  可是密宗祖师们所造的密续中,引用了‘华严经’的这一段经文来作依据,本身却没有那个证量,连明心都没有,怎么可以引用人家的境界和见地来作为自己传授双身修法之根据呢?婆须蜜多尊者,虽然示现为高级妓女,其实是大菩萨,早已出过三界境界,早已断除欲贪了;但是密宗的那些古今祖师们,个个都未明心,尚且未入第七住位,亦未断我见(皆以意识为常不坏心故),未证得声闻初果,皆是欲贪未断的人,怎么可以传双身修法?并且真刀实枪与异性弟子合修?现在全球的密宗上师,绝大多数都没有修得气功提降的功夫,依照密宗的约定俗成,都是不可以为人传授双身修法的;有许多密宗上师其实是看中了某些异性徒弟的姿色,心中起了欲贪,才为徒弟传授秘密灌顶及无上密灌的。(平实导师著,《甘露法雨》,页30-31)

  从上面我们所引述平实导师所著《宗门正道》及《甘露法雨》书中的几段文字,已可以很清楚看到,平实导师是明白地辨正密宗喇嘛教中“连断我见都没有的喇嘛上师们,却妄引《华严经》中婆须蜜多尊者所教导实证第八识如来藏的法门,来作为他们骗取异性弟子合修双身修法之依据”的错谬,用以教育台湾善良佛弟子免于被骗受害;并且强调正觉同修会“严禁会中任何人以淫行来度人明心及见性”!怎知竟被达瓦才仁及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等共同编撰的“陈情书”扭曲捏造成是“萧平实在宣扬‘妓女与人共宿之法’、‘在淫行之中令人证悟自心真如’、‘双身法’,而且根据萧平实自己的说法,‘上床以后才能证悟’‘这样的能力’对正觉同修会‘每一位亲教师更没问题’。萧平实何竟妄想、污蔑藏传佛教的喇嘛、信徒会与他一样传播或练上述种种‘奇怪的法’?”颠倒黑白至此,毫无质直、清白可言,恰是十足显示出达瓦才仁及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等人扭曲事实的污秽手法;而达瓦才仁等竟自诩为“直白破斥荒谬”,堂而皇之编写入这本名为“西藏与台湾同行”的所谓“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中,冀望“能打动一般没有宗教知识的读者或相关者”,是不是把这些人都当成无知稚儿?

  自我感觉良好的“圆满结局”《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这本书中,另一个跟萧平实导师及佛教正觉同修会、正觉教育基金会有关的部分,是达赖基金会提告平实导师及正觉教育基金会妨害名誉的官司。其在第188页先是以“纷扰:萧平实教团对西藏佛教攻讦”为题,写道:紧接著,2009年举著类似西藏喇嘛是性侵者的横幅,一路跟在达赖喇嘛身后进行抗议的正觉教育基金会成员,又于2011年1月由萧平实撰写、正觉教育基金会具名,连续在台湾的各大报纸头版等版面以半版的篇幅刊登攻击西藏佛教的广告,不仅宣称西藏佛教的喇嘛是性侵者,而且还说达赖喇嘛访问台湾是为了敛财等。

  于第189页,继续写道:经评估,我们认为仅仅通过网络澄清是完全不够的。实际上,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在正觉教育基金会于1月19日20日分别在《自由时报》头版和《联合报》刊登第一波广告后,就在第一时间(1月20日)利用本基金会的网站─我们唯一的平台─作了《驳正觉教育基金会不实广告》的说明,结果招来正觉教育基金会加码于1月24日和25日分别在《中国时报》A1头版和《苹果日报》影剧版头版刊登广告,并自制解密快报做出更多的攻击活动;却鲜有人知道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网站说明。这也难怪,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官方网站的流量顶多就三位数的样子,相对于动辄几百万流量的报纸而言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因此,以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网站做澄清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

  最后,就只剩下按铃申告的法律途径这个选项。然后就在第200页起,以“全胜的圆满结局”为标题,其在第201页写道:与萧平实和正觉教育基金会的诉讼案件,从大约民国100年4月左右呈递自诉状开始,到108年12月1日正觉教育基金会正式在苹果日报和中国时报刊登道歉声明为止,在前后八年多的诉讼攻防中,不论是我方提出的刑事或民事诉讼,或是萧平实与正觉教育基金会方面反过来对我方和相关人等提出的相关诉讼,除了周美里小姐的案件另有辩护人而外,其他所有案件都是由程律师独自承担,并最终赢得了全胜的圆满结局。

  最后在第202页中写道:

  而在民事部分,我们要求以同样的篇幅在报刊中等出道歉声明,最后经法庭调解,因为道歉的内容文字很少,我方同意根据文字的数量在报纸头版标题下刊登,最后,正觉教育基金会不得不于民国108年12月1日正式刊登道歉启事。虽然正觉教育基金会在道歉启事的旁边又刊登了更大篇幅的所谓说明文字,但已无法改变法庭的认定和对方的不实。终于,这场“圣战”,我们赢了!

  回应:并非道歉声明,而是“深表遗憾”的澄清声明!

  首先,台湾高等法院最后判决结果,要求正觉教育基金会与萧平实导师共同在《苹果日报》和《中国时报》刊登的是“澄清”声明,并非“道歉”声明;且时间是在民国107(2018)年,非民国108年。而正觉教育基金会在2018年12月1日依法院判决,刊登“澄清声明”同时,也以“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为题,刊登了〈正觉教育基金会补充声明〉(登报内容请见下列正觉两会官网)。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1

  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2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1

  http://www.enlighten.org.tw/newsflash/20181201-2

  就如〈补充声明〉所说:这是一个“深表遗憾”的澄清声明!表层的遗憾是:本案的判决似乎未能“详查事证而作公平的审判,让社会正义得以彰显”;但事件既已定案,本会尊重法律的公权力。更深层的遗憾,则恐表面判决的结果易被误解或操作(扩大解释)为“输了官司就是输了道理”,那就超出本案审理的范围而误解或否定了正觉教育基金会刊登声明的善意与真相了!因此,本教育基金会于此必须另作补充说明。

  也许有人认为:“其他宗教亦常传出性侵事件,正觉不该只批评西藏密教。”的确,各宗教偶尔也有性侵事件,但多半是个人案例。只有假藏传佛教─密宗喇嘛教─以坦特罗教义为本质,以男女欲贪为修行法门,并非个案。例如达赖在《西藏佛教的修行道》中公开说:“行者在到达某一个境界时,就要寻找一位异性同修,作为进一步证道的冲力。

  在这些男女交合的情况中,如果有一方的证悟比较高,就能够促成双方同时解脱或证果。”(页56-57)是故,不知情的密教女众每因此而被上师诱骗性侵,这类事件之所以在密教道场层出不穷,是因有其邪谬的教理与行门作为根据,与其他宗教的性侵个案,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达赖的祖师宗喀巴所造《广论》就是为后续修无上瑜伽双身法作准备,其在《略论》〈止观〉中说:“于诸显密共道净修之后,不应犹豫当入密乘,……无上瑜伽之经中亦说不护三昧耶,及灌顶下劣,不了真性。”宗喀巴所谓“密乘”就是另一部《密宗道次第广论》所说,书中详述四部密续的修行法要,如密灌顶、慧灌顶,是选取十二至十六岁女子,经由上师交合,再指导弟子与诸女子交合,完成灌顶,内容淫秽(好奇者可上网查阅)。现今学人不了解《广论》乃是修双身法的前方便,但现前有名的例子就是不久前[编案:2018年]大陆前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因为弘传《广论》,暗地与数位女弟子实修双身法而被揭发。另外,2011年间,台湾的台中圣德禅寺更发生人称“圣轮法师”的藏传佛教喇嘛贡噶仁千多杰仁波切,假借心灵辅导进行男女双修,性侵害、性骚扰多位比丘尼、信徒、义工,最后被法院判处10年有期徒刑的实例。

  因此,〈补充声明〉要特别说明:“该澄清(声明)的内容就引起争议的那整篇登报内容而言,只是其中极小部分,且不是文章的重点。”达赖基金会既未就正觉教育基金会登报中举证“密教、《广论》、达赖喇嘛推广双身修法”这部分提起诉讼,不正是一种默认或无力反驳的表现吗?而这个涉及教义与行持的问题或许不是法律审理的范围,但却是正觉教育基金会登报文中所要举发、提醒的重点,也是不该被表面判决所掩盖或转移的!不论达赖基金会以及达赖喇嘛本人对这个问题是默认或回避,我们都可举出达赖著作中随手可见的文句来证明。

  所以,正觉揭发密宗的双身修法,乃是有凭有据,即使达瓦才仁及达赖喇嘛也不能狡辩或遮盖,因此,达赖基金会不曾就此部分提告,乃是明智之举。却也证明了萧平实导师和正觉两会所揭发的“密教推广双身修法”是事实。

  平实导师及正觉教育基金会之所以不避讳被达赖基金会反咬(抹黑、抹红)、否定,乃至于被迫对簿公堂,只为了揭发密教假冒佛法而实行男女双修的骗色事实,以免于越来越多人因为误信密教而导致家庭失和、夫妻失散、儿女失怙的悲剧。民主法治的社会,大众有了解真相及免于受骗受害的权利,平实导师及正觉两会不计个人安危而以大众的利乐为主,甘冒风险而举发的心情与行为,是基于“社会良知及正义”,以及“无怵惕恻隐之心,非人也”而实践的义行,不为一己之安乐而沦于乡愿(明知而不说,怕事而隐忍)。这样的心行是不该被含糊笼统的“信仰自由”与“宗教和谐”所湮没的。我们率先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盼望能激发大众共同关注并深思这个议题。

  经过正觉两会多年的倡导,台湾社会已普遍认知密宗喇嘛教非佛教!看看达瓦才仁等编纂的这本“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中,达瓦才仁叙述自己亲身的经历,就是接受监察院高凤仙委员就2011年台中圣德禅寺住持“圣轮法师”性侵比丘尼等案件,进行调查时的见闻:

  最后讲话的是中国佛教会的一僧一尼两位代表,没想到他们一开口就讲西藏佛教并不是真正的佛教,期间还讲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佛教,待在自己的地方就好了,为什么要跑到我们台湾来等,并将一些资料交给监察委员,我从侧面看到那些所谓的资料,其实就是正觉基金会在街上散发的污蔑西藏佛教的印刷品。(页197)其实不仅仅是“中国佛教会”醒悟“密宗喇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更多的是社会一般大众也能清楚喇嘛教邪谬的本质,而知提防、远离修双身法的喇嘛,可说平实导师和正觉两会多年努力已达成社会教化的功效!

  那么达瓦才仁等在这本“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中自以为的“全胜的圆满结局”,也无非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我安慰之词!但这场“圣战”,他们真的赢了吗?

  结论:诚实是最好的策略

  此外,达瓦才仁等又在书中自问“能跨越宗教理解吗”?

  (见该书第196页。)“理解”当然是如理如实的了解,没有人愿意所得到的“理解”是被扭曲欺瞒的!那么想要获得别人的理解,不就应该真诚无欺地展现真实的自己吗?如果一味的扭曲欺瞒,却想要得到别人的理解与信任,岂不是缘木求鱼?

  达瓦才仁等在该书第203页,写道:其实,藏传佛教传入华人社会也不算晚,北京皇城现有的景点中,有不少都是西藏佛教的建筑。且不说蒙古人的元朝,崇尚中国文化的明朝或清朝也一直不断地都有西藏喇嘛来来往往的身影。但就实质而言,西藏佛教所影响到的,几乎仅限于皇宫禁院或与皇室有关的领域,仅仅是皇帝或皇室的信仰,从来都不曾真正地走入华人的世界,也没有被华人社会所了解或接受。

  读到这里,只要稍稍了解中国历史的人,不免莞尔而笑,密宗喇嘛教修行的本质了然于心!因为这种以双身修法为轴心,要在男女交合时享受“大乐”不断,就得锻链持久不泄的功夫,甚至还要能自行“回收”射漏的精液─明点,以如是不会泄漏精液、能够常住性高潮的“第四喜(俱生喜)”攀附运用了佛教解脱生死轮回的“漏尽通”之名词,并且自称这就是证得“报身佛”;这种既能“即身成佛”,又能长时受交合淫乐的“信仰”,自然是每天面对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皇帝或皇室公卿们最需要及爱乐的!至于生活困顿,每日只为求三餐温饱而奔忙的一般社会老百姓,可能连一个老婆都没有,根本无暇也无需修这个法。当然,这也说明了皇帝或皇室公卿们打从心里“信仰”这个法,目的不是真想“修行”,而只为受用“男女交合的淫乐”。至于社会民间,真正清净修行的学佛人,稍一接触即清楚其邪淫本质,自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达瓦才仁等接著写道:“今天,藏传佛教能够在台湾发展,很大程度上是藏传佛教开始尝试著走向华人的民间社会。”这岂不就是要让古时中国社会民间都清楚其本质,而视若清净修行毒素的密宗喇嘛教邪淫外道法,在今时的台湾社会“咸鱼翻身”?那当然就只能如这本“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中之内容一样,继续采取密宗喇嘛教扭曲真相、隐瞒事实的秽污手法了!

  达瓦才仁等最后在书中写道:

  承载著印度文明的结晶,延续著那烂陀寺的传承,随著台湾人和西藏人共同的努力与打拚,藏传佛教真正的内涵终究会被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或华人世界所了解或理解,相信藏传佛教所承载的佛陀教法或精神也将可以利益更多的人类。(页203)

  达瓦才仁等在这里自认密宗喇嘛教“承载著印度文明的结晶,延续著那烂陀寺的传承”,但是研究印度佛教史的人有一个结论,就是“密教兴,佛教亡”,印度古天竺佛教其实是灭于密教手中;而到了佛护、月称、清辨弘传密宗的假佛法之后,那烂陀寺也逐渐被应成派中观及自续派中观等邪见论师所把持,乃至最后以坦特罗教男女双修邪淫之法为实际传承,再无释迦牟尼佛三乘菩提佛法的实质。至于佛教在印度文明史中,仅只留存残破遗迹供人凭吊,甚至数千年后的现代,还要借助玄奘菩萨于古印度天竺取经回国后所造的《大唐西域记》,来为之注入血肉,填补内涵!那么达瓦才仁等所谓密教承载的“印度文明的结晶”,其实与佛法毫不相干,这是很明白的事实;密宗喇嘛教所要“承载”的“印度文明的结晶”究竟是什么,就更不难理解了!

  真实的佛法,一直就是释迦牟尼佛所弘传,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核心的三乘菩提正法。而平实导师和正觉两会多年来的努力,无非期望见、修、行、果都完全违背释迦世尊三乘菩提正法的西藏密宗,能诚实显现其喇嘛教的本质,不再伪装成佛教,让一切佛教徒都能以其真实本质来理解密宗喇嘛教,不再误信密宗喇嘛教─包括无上瑜伽男女双身修法在内的一切修行法门─是释迦世尊的正统佛法。当这些事实澄清后,让还坚持要修学外道离念灵知双身修法的人,随其意愿去加入密宗喇嘛教的修学行列;反之,想清净实修实证释迦世尊如来藏妙义的佛弟子,也都不会再受骗,都能学到真正的正法,这才是“跨越”迷惘而得到正确的“宗教理解”,也才真正“可以利益更多的人”!

  参考书目

  平实导师著作:

  1.《狂密与真密》第一辑,正智出版社,2009年2月初版十二刷。

  2.《优婆塞戒经讲记》第一辑,正智出版社,2011年4月初版五刷。

  3.《甘露法雨》,佛教正觉同修会,2011年9月初版十三刷。

  4.《宗门正道:公案拈提第五辑》,正智出版社,2012年8月初版三刷。

  其他著作:

  1.跋热.达瓦才仁暨雪域智库编纂,《西藏与台湾同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二十周年纪念册》,雪域出版社,2020年7月初版一刷。

  2.念楚居士编译,《无死之歌:第三世蒋贡康楚仁波切纪念集》,众生文化出版社,1994年6月初版。

  3.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著,《西藏佛教的修行道》,慧炬出版社,民90年3月初版第一刷。